苹果彩票网苹果彩票 苹果彩票网 www.jingjinprint.com苹果彩票平台 苹果彩票投注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官网 苹果彩票网登录

Baidu

艾克小说网 >> 玄幻魔法 >> 追星日记(书号:29030

正文 第二百零一天 真正的目的

作者:朱不吃肉
    “所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?”刘舛风仍旧不放弃,“零碎,我知道你和微微关系好,这件事儿也有可能是我想太多,但万一是真的呢?万一真的是金微或者华画做的,那你这可就是包庇凶手了,这也算是犯罪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苏玲瑞被刘舛风的话吓了一跳,怎么她就成了犯罪了?但她的确是有些害怕,因为她心里是真的没把握确定不是金微和刘舛风做的,不对,怎么可能是他们?微微没那种智商,华画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,所以根本不可能是他们。m4xs.com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你想多了,而且金微也没有表现出异常啊,就她那性格,你还不知道吗?真要是做了这种事情,她自己都会把自己吓得去自首的。至于华索,还是刚才的话,他没有作案的时间,一个在黎海的人,不可能悄无声息一点证据都没留下的杀死一个在城的人。如果他真这么黎海,你们全家人都已经死了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因为一起作案的风险太大吧,所以他才一个一个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魔怔了,有点常识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刘舛风真有点像苏玲瑞说的像是魔怔了一样,他突然笑了,笑的很瘆人,看起来像是着了魔,发了疯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对,”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凶狠起来,“我不相信这件事儿跟他们没有关系,金微说过,她会报复我的,所以这件事儿一定是她做的,苏玲瑞,你这是在包庇凶手。”

    苏玲瑞有些害怕的往门的方向退了一步,生怕刘舛风突然站起来向她扑过来,她是不嫌事儿大,但是也一向胆小,尤其怕这种精神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查,就自己去查吧,不过就算你查,也查不出什么来的,这件事儿跟微微和华索都没有关系,你只是在白费力气而已。”苏玲瑞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舛风冷冷一笑,起身站了起来,苏玲瑞看到他的目露凶光,像是要发疯了一样。她又赶紧往门口退了两步,直到觉得她喊外面有人能听到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因为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所有人都觉得我想多了,但这就是试试,否则华索为什么回来?为什么会在乱时?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吗?让金微躲起来,就是因为害怕我去找金微,他们为什么害怕?还不是因为做贼心虚,因为他们害怕我从金微那里知道点什么?”刘舛风像发了疯似的笑了笑,笑的苏玲瑞背后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。”苏零碎说着就往外走,不敢再和刘舛风多待一秒钟,谁知道这个疯子下一秒钟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身后的刘舛风竟然快走两步在她即将走到门口的瞬间,抓住了她的胳膊,苏玲瑞心一沉,就要喊人,却听身后的刘舛风先说到:“我不会对你怎样的,我知道我要找的是谁,我只是给你个建议,希望你能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,华画不是我害死的,是她自己要跳下去。的确,我不该那么说,但是,谁能想到她真的会跳,我想过要救她的,可是我不敢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女人都太心狠手辣了,华画是,金微是,你也是,你们都太感情用事,从来都不去事情的真相,所以,华画该死,金微,她也会受到报应的,奉劝你一句,离开乱时吧,他们撑不了多久了,那些自欺欺人的假象,只是他们自己玩的嗨而已,我们早就看穿了。”

    刘舛风说完,便松开了苏玲瑞的手,看样子他是真的没打算对苏零碎怎么样。苏玲瑞愣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,赶紧推开门走了出去,脚步有些慌张的向写字楼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内心的忐忑,此刻到了极点,苏玲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,感觉像是一直在被刘舛风压制一样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回到公司后,她连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同时小杜看到她慌张的样子,走来关心道:“玲瑞,你没事儿吧?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苏玲瑞对她笑着摇了摇头,“有点口渴而已。”说着,她又可喝了一口水,希望自己看起来是真的口渴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就好,对了,刘总刚才回来了,在办公室呢,说是让你回来后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太拼了,天天加班肯定受不了,但公司现在这么事儿多,不加班也不现实,你还是要照顾好自己,吃点有营养的,别一直吃方便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小杜杜,我去看看刘总找我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苏玲瑞敲了敲门,办公室里很快传来刘酸的声音,“进来。”只是听起来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“刘总。”苏玲瑞轻声打着招呼,有些有气无力,缺见刘酸抬起头来,神色比她还疲惫,像是一夜没睡一样。“你怎么了?又一夜没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睡了两三个小时。”刘酸倒是不怎么在意,他已经习惯了,这些年来他很少睡过一个完整的觉,“刚才看到你了,和刘舛风在一起,他来找你干嘛?”

    刘酸问完,苏玲瑞一下子舒了一口气,还好刘酸看到了,不然她现在想找个人说说都得等半天,想要给白白打电话,不得等刘酸把工作都交代完了?

    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人,这些日子一来苏玲瑞早就和刘酸混熟了,于是就直接坐到了刘酸对面的椅子,趴在了他办公桌,有些抱怨道:“你看到了干嘛不去救我?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想去英雄救美来的。”刘酸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苏玲瑞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刘酸笑笑,“但后来一想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于是就狠心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苏玲瑞瞪了他一眼,继续无力的爬到桌子说,“那家伙像是疯了一样,非说他爸爸的死是微微和华索害的,还说他们可能就是杀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和华索是凶手?”刘酸觉得有些可笑,“他爸爸是自然死亡吧?怎么会有凶手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的,而且当时华索和微微都在黎海,怎么可能跑到城去杀人,他真以为超人存在的。结果这货不信,愣是一口咬定华索和微微是嫌疑人,他还说,乱时撑不了几天了,我们这些把戏他们早就看穿了,让我赶紧离开乱时。我当时要不是慌了,非得一口唾沫吐他脸,真以为自己异想天开就是福尔摩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刘酸笑笑,“金微和华索是不是杀人凶手,这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的是,我们的确是在搞小把戏,但这些小把戏,足以让整个江北影视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。”苏玲瑞坚定的说,“忙了这么久,要是打不败他们,我这么多方便面白吃了。不过话虽然这么说,但刘舛风的话,我怎么都觉得有些蹊跷,他还说华画的死跟他没有关系,他曾经还想过要救华画,我觉得我应该给白白打个电话,或者给华索,把今天刘舛风来的事情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再打吧。”刘酸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,“刘舛风为什么来找你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我觉得他是想从我这里套点话,毕竟大嘴巴,我自己有时候都拦不住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错。”刘酸很坚定的否认道:“不是因为他想从你这里套话,而是她希望你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微微和华索,这样一来,如果他父亲的死的确和金微华索有关系,那么他们两个人必然会有所动作,他说知道我们的把戏也是同样如此,希望我们自乱阵脚,改变我们的计划。这足以说明,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,至少不知道我们在秘密拍那部电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零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他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。刚才是真的有点慌了,你没见到,他真的像发了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能想象到,他为了验证心中那个大胆的猜想,所以什么都不怕。如果华索真的是回来报仇的,那刘舛风同样也会想要为他爸爸报仇,他说华画的死,跟他没有关系,那他必然会以为,那个人,是错杀他爸爸,含冤而死,比被报仇而死,更让他愤怒。”

    说完刘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他总有一种被华索利用的感觉。本来这只是乱时和江北影视之间的事情,但现在却几乎成了他和刘舛风之间的相互报复。不过他并不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,利用刘舛风和华索之间的矛盾,制造出乱时和江北影视之间的矛盾,这很像是江北影视的作风,刘舛风替他当了出头鸟,将来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情,江北影视也可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刘舛风的身。他们看穿了乱时,乱时就没看穿他们吗?他所安排在乱时的底细早已被查的清清楚楚,刘知和怕现在都不知道,他所从乱时得到的消息,是因为他们想透露给他,他才知道的。不过他知道了也没关系,他们早就做好了应对各种意外情况发生的预案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,先这样吧,你先谁都不要告诉。”

    苏玲瑞听完委屈的看向刘酸,“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她苏玲瑞是谁啊?八卦天后啊,有八卦不让说,这绝对会将她给活活憋死。

    刘酸想了想后说,“那你告诉华索吧,白白就不要说了,这件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尤其不能告诉金微。但你可要想好,如果刘舛风说的是真的,华索真的是杀人凶手,那你告诉他这些,肯定会引起他的警惕,万一他做出应对之策,正好中了刘舛风的下怀,你可就是……不对啊,如果华索,真的是凶手,我们不说就成了帮凶。”

    “刘舛风就是这么说的。”苏玲瑞不知道该怎么办,求助的小眼神看向刘酸,“那你说究竟该怎么做?说还是不说?说什么?说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刘舛风心机好深啊。”刘酸突然感慨了一句,“我真怀疑他也是刘知和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苏玲瑞,“有点正型好吗?他怎么可能是刘知和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他心机怎么这么深?”刘酸道,“其实他真正的目的,不是让你把这件事儿告诉谁,而是动摇你的心,让你对华索产生怀疑,然后因为害怕被连累的本能,将这件事儿扩散出去,这样我们都会知道,而且都会怀疑华索是不是杀人凶手,喏,十分完美的离间计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苏玲瑞只觉得想给刘舛风一巴掌,难怪他最后说,华画的死跟他没关系,这那是说明啊,这分明是暗示,暗示她这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杀人的是华索和金微,他们这是在报复他们,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是凶手,那她就有可能成为包凶手的人。就算金微和华索不是凶手,但是因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,这种怀疑的种子必然会在她的心里种下,以后在发生跟这件事相关的事情时,她必然会再次怀疑金微和华索,甚至她说的话有可能成为刘舛风指认金微和华索是凶手的证据。

    真是大大的心机啊!苏玲瑞自愧不如,差点就要被他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还是等等再说吧。”刘酸一时也有些不知到该怎么做,他摸不清刘舛风究竟想做什么,更让头疼的是,他不知道华索和这件事儿有没有关系。金微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。因为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,但华索就不同了,而且他有这个动机。想到这,刘酸心里一惊,他果然是差点中了刘舛风的计谋,开始怀疑华索,这可是被离间的前兆啊!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苏玲瑞无奈的道,“那你叫我来还有别的事情吗?没有的话我想先去吃块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有,但你可以先去吃一块蛋糕。”刘酸笑笑,“顺便帮我也拿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且,又没吃饭。”



《追星日记》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【www.ik777.net】 手机版【m.ik777.net】